阿旗棚改托起寒士“宜居梦”

  阿鲁科尔沁为蒙古语,汉语译为“北方弓箭手”。翻开赤峰地图,阿鲁科尔沁旗狭长的地形图恰似其名,犹如一支离弦之箭,凌空而起。
  闻其名便知其性。今年旗里确定的3097户棚改任务,仅用4个月时间征收工作完成78%,且没有发生群体性事件,未出现指望拆迁“捞钱”的“钉子户”。截至2017年12月末,签约户数达100%。此次棚改征收任务、速度、效果创下历年之最。
  棚改征收这块“硬骨头”缘何在该旗举重若轻?行走在阿鲁科尔沁旗,解码棚户区改造,从政策制定到征收补偿,再到拆迁安置,一番精细的“绣花”功夫蕴含着浓浓的人本情怀,托起了寒士“宜居梦”。
  “吃透”政策让利于民
  房屋简陋、垃圾遍地、污水横流……与全国其他城市一样,棚户区成为阿鲁科尔沁旗城区里一块块“疮疤”。全民奔小康,基础在住房,改善人居环境,增进民生福祉,棚改势在必行。
  “为政之道,以厚民生为本,推进棚户区改造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解决城市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重要举措。”阿鲁科尔沁旗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丛培钊说,“只有结合本地实际‘吃透’上级政策,棚改工作才能顺风顺水。”
  从2015年开始,国家棚户区改造支持政策东风吹向县城建制镇,旗委、政府瞄准时机,抢抓机遇,将棚改工程推向了改善民生的最前沿。尤其是2017年,旗里经研究决定,在欧沐沦街道辖区投资18.6亿元实施3097户棚改任务,并将棚改工程列为自治区级重点工程,举全旗之力推进。
  制度是实施棚改的有力保障。《阿鲁科尔沁旗2017年棚户区改造工作意见》《阿鲁科尔沁旗2017年天山城市棚户区改造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方案》《阿鲁科尔沁旗2017年天山城市棚户区改造集体土地及地上附着物征收补偿方案》《征收与补偿工作联席会议制度》《联络员制度》……棚改伊始,政府在充分调研、向群众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出台了覆盖棚改全过程的一系列规章制度,为棚户区改造依法合规、健康有序运行夯实了基础。
  为让棚户区居民最大程度受益,制度里的每一个细节都精打细磨,反复酝酿考量,甚至几易其稿。特别是根据近年来的棚改征收经验和现行政策,对征收形势进行了研判,列出了“问题”和“难题”清单,未雨绸缪,做足功课。其中,针对部分临街居民将民用住宅改为非民用住宅的问题,棚改工作组几乎查阅了国家所有的相关政策,并组织人员外出考察,借鉴先进经验,最终,拿出了既不违背法律规定,又体现人本情怀的方案,得到了群众的理解和支持,“难题”得到了化解。
  棚改让利于民的政策还不止于此。被征收人征收房屋面积低于50平方米的,安置面积一律增加到50平方米;被征收人选择房屋产权置换的,步梯楼按有证房屋面积1:1.2比例安置,电梯楼按有证房屋面积1:1.3比例安置;规定时限内搬迁,每宗土地政府最高奖励5万元。
  “为民初心”驻扎棚改一线
  棚改是一项民心工程,更是一项触动居民“神经”的敏感工程。对阿鲁科尔沁旗而言,要想满足3097户棚户区居民纷繁复杂的诉求,难度不言而喻。
  棚改征收工作启动后,政府组织征收办、街道办事处及国土、城管、房产等部门业务人员设立了4个征收服务站,群众意愿一线听取、征收政策一线解读、矛盾纠纷一线化解、困难群众一线帮扶。工作重心前移的4个服务站架起了4座“桥梁”,既承载着政府决策部署的传达,又畅通了群众心声表达的渠道。
  “共产党员的初心是为民服务,征收更是如此,在政策范围内多替群众着想,工作肯定好干。”欧沐沦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时燕凌是体委服务站负责人,棚改征收令她感慨颇深。一养殖户位于体委服务站征收片区,时燕凌一行人前来商谈征收事宜时,这位养殖户不温不火地表示,棚改虽是好事,可断了他的养殖财路,不能说拆就拆。接下来的几天里,时燕凌将政策掰开了、揉碎了多次与其沟通,但他仍然不开窍,甚至怒目相向。俗话说,没有焐不热的石头。时燕凌依旧不厌其烦地来找该养殖户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足政策,带着感情给其做思想工作,最终他在协议书上心悦诚服地签下了名字。
  前进片区马海莲老人的儿子患有精神疾病,生活不能自理,老人养了几十只羊维持生计。因拆迁无处安置羊群,服务站工作人员主动为老人找地方,安顿好老人,让她既有住处,还不至于卖掉赖以生存的羊。同时还为老人在西河新村安置小区选好一套安置房。
  3097户家庭就有3097个意愿,在棚改一线,像上述情况不胜枚举。为顺利推进征收工作,在每个征收服务站里,来自各部门的人员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形成了人人发力的“动车效应”。而在每组“动车”里都搭载着公平、公正,从政策宣讲到评估公司的选定,从房屋认证到补偿协议的签订,一个标准执行到底,而且每一个环节都要“见光”,并经得起晒,坚决杜绝先拆“吃亏”、后拆“捡便宜”的情况发生。
  创新安置方式满足不同“口味”
  如果说执行政策和征收补偿标准讲究的是始终如一,那么,拆迁安置方式选择则可灵活多变。“老房子被评估了69万元,2017年9月份拿到补偿款后,我花33万元买了一处8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后来,凭借‘房票’又获得了2.6万多元的购房补贴。”棚户区居民崔勇才脸上挂着感激之情。
  崔勇才所说的“房票”是阿鲁科尔沁旗棚改安置的一项创新之举。在传统货币补偿和产权调换安置方式的基础上,该旗又增加了“房票”式棚改安置新方式,即被征收人获得补偿款后,持征收部门开具的“房票”,可在旗政府组织搭建的“存量商品安置房源库”中选购商品房,也可以在市场上购买二手房,并可享受到实际成交房款8%的额外补贴。
  丛培钊介绍,“房票”式安置可以取得“一箭三雕”的效果。这种安置方式不仅满足了被征收人对安置房屋不同层次的多元化需求,而且可以消纳一部分房源,缓解本地区房地产去库存压力,同时还激活了二手房市场。当然,“房票”式安置办法不会出现人们所担心的刺激房价过度上涨的情况,原因是旗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就考虑到了这点,一方面设定8%的补贴系数是一道“拦阻索”;另一方面政府为主体建设回迁安置房进行期房安置,成为房价“平衡池”。一系列的措施起到稳控房地产市场温度的作用。
  改出生活兜底保障
  阿鲁科尔沁旗棚改工程不仅让棚户区居民圆上了住有宜居的梦想,还使部分人实现了老有所养的夙愿。“谁不想到老了、到动弹不动的岁数按时领工资,可过去哪有闲钱交养老保险。”棚户区居民郑淑芳直言不讳。2017年9月份,郑淑芳领到了5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买了一处82平方米的新楼房,外加装修共计花掉近32万,在剩下的钱里,她拿出6万多元给自己交上了养老保险。待55岁后,她每月将能领到900多元的工资。
  “我也交养老保险了……”在一旁插话的韩淑华笑得合不拢嘴,“有了工资心里就有了底儿,自然就有了精气神。”对郑淑芳、韩淑华这样的棚户区居民来说,棚改不单是住上新房,还有了一份幸福生活的保障,精神面貌跟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然而,在3097户家庭里,还存在着近百户生活困难家庭。为了妥善安置这部分人,政府在制定补偿方案之初,将其纳入特殊关照范围。对于此类被征收户,为防止被征收人将补偿款花掉,无力购买房屋,导致居无定所,造成新的贫困,政府规定,除被征收房屋外,没有其他居住房屋的困难户,必须采取产权调换的方式进行安置。补偿后,仍有困难的居民,将利用经济适用房、公共租赁住房予以调剂,保证居者有其屋,不让一户被征收人因棚改返贫。
  圆梦宜居,寒士欢颜。倾听棚改实施者的介绍、受益者的感触,阿鲁科尔沁旗正在精心编织着一张让群众分享发展“红利”的民生保障网。

附件

【字体: 】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