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传说——红山

  喜欢薄阴的天气,这样的天气适合登山。
  薄阴的天气里,赤峰城在一片朦胧和微凉中愈加沧桑。城东北角的红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千年的守候和热情,书写在赭红色的岩石上,层层叠叠。
  这样的天气里,岩面和草皮都从湿润中透出几分浓重的色彩,绿的是草,红的是岩石,鲜明夺目。一些不知名的紫色小花散落在岩石下,秀巧温婉。
  赭红色的花岗岩缝隙里,有顽强的小草生长。酸枣树在岩石的罅缝中弯弯曲曲地探出来,和红山一起看着日出日落,人间烟火。风把土留在岩石上,薄薄的一层——就是这一层,为小草提供了生长的环境,它们抓住每一寸土,吸取着每一寸土中的养分,努力生长,一起守护着红山神的传说。
  红山,是赤峰的标志,八千年前的红山人,在这里燃起了第一缕炊烟,此后建房造屋,开始了文明的进程。红山的神秘,除了厚重的历史和璀璨的文明,还是神的领地——这里,一直都有着神的传说。
  红山,蒙语名字叫乌兰哈达,意为红色的山峰,原名叫九女山。据说远古时,有九个仙女犯了天规,西王母大怒,这几个仙女惊慌失措,不小心打翻了胭脂盒,胭脂洒在了山上,因而出现了九个红色的山峰,所以,人们后来都叫它“红山”——这是红山神传说中的序幕。
  红山神的传说中,碧玉龙是排在第一位的神祇。碧玉龙是用一整块墨绿色的岫岩玉雕成,碧玉龙高26厘米,体蜷曲,呈C字形。吻部前伸,略向上弯曲,嘴紧闭,有对称的双鼻孔,双眼突起呈棱形,有鬣。碧玉龙鹿眼、蛇身、猪鼻、马鬃——这是红山先民丰富的想象力和卓越的创造力。龙背有对钻的单孔,经试验此孔用于悬挂,龙的头尾恰好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碧玉龙是红山先民的图腾,也是先民们与上天沟通的灵物,因此也沾染了神的气息,甚至可以这样认为,碧玉龙是先民们和神祇交流的媒介,是神的代言人。
  可以想象,那应该是一个秋日,粮食大丰收的季节,红山在秋的气氛里红得更加热烈。在黄昏的暮霭里,手捧碧玉龙的大巫师,在人们热烈的目光下登上用石块搭建的三层祭台上,将碧玉龙高高举过头顶,虔诚地向上天祈祷。先民们在祭坛下,行五体投地大礼,火光中,碧玉龙飞扬洒脱,夭矫灵动……
  红山女神是红山神传说的另一位神祇。红山女神高颧骨,浅眼窝,低鼻梁,薄嘴唇,眼珠用晶莹碧绿圆玉片镶嵌而成,双目炯炯,神采飞扬。女神的出现显示了当时的社会处于母系氏族阶段,但是已经是晚期,因为这时红山古国的形制已经有了雏形,氏族社会即将退出历史舞台。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对这位女神的崇拜,甚至为这位女神修建了专门祭祀的神庙。
  值得注意的是,已出土的女神上臂塑件空腔内带有肢骨,因遭火焚多成灰渣,专家推测有可能是人骨。古籍记载中,女娲的第一大功劳就是“抟黄土做人”,而女神带有肢骨的塑件,与古籍记载有惊人的相似——难道这位女神就是“炼五色石补天”的女娲?这个推测,让红山“神的传说”具有了更加浓厚的色彩。
  红山脚下,有仿照先民居住场所复原的“红山文化先民村”,半地穴式圆锥形的房屋,屋顶用兽皮和茅草苫盖,粗大的木柱支撑着房屋,屋前有鱼塘,村口有瞭望柱;村中有几处较大的房屋,那是大巫师和氏族首领居住的地方,有宽阔的广场,有石头搭建的圆形祭台,祭台由三层同心圆组成,层层向上;整个村子,错落有致,庄严有序。
  红山之上,赭红色的岩石中,高高堆起了一座敖包,赤峰在历史上就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东胡,山戎,鲜卑,契丹……这些民族创造了极具异域特色的文化文明,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铁血金戈,建立蒙古人的黄金王朝,也影响了北方民族的主体,赤峰的居民主体渐渐向蒙族倾斜,民族信仰和风俗也随之扎根,敖包,是蒙古人重要的祭祀载体,象征神在其位,世袭传颂。
  你站在高高的山岗 像神者一样伫立你是一个民族与长生天对话的圣地 每一块石头都写满虔诚的谶语每一层砌石都刻着草原沧桑的年轮记忆每一次朝拜与洗礼都沉淀着祖先热切的期许期许长生天恩泽草原生生不息期许后来者守护敖包神性亘古不移
  古老的歌谣里,敖包和长生天的神灵紧紧相连,护佑万民。人们在熊熊的篝火旁,绕着高大的敖包,唱出心中的祈愿,唱出对神的敬仰。
  而红山顶上的木兰祠,则是神祇中特殊的一位。花木兰,传说中北魏时期的女英雄,代父从军,战功赫赫,据说木兰曾经征战北方,在赤峰红山留下了足迹,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女英雄,就在红山上修建了木兰祠(赤峰市区有一条街道就被命名为“木兰街”)。木兰祠前的树上,不知从何时起,挂满了祈福的红布条,还有零散的香火痕迹——木兰,一个从传说中走出的女英雄,就这样从凡人化身为神祇……
  红山,古老、神秘的红山,山上每一块花岗岩里都记录着神的传说,一草一木都记载着神的故事。走过每一个山头,呼啸的风都会告诉你这里有神的飘逸、神的传说。
  走下岩石中凿出的342级台阶,回望巍巍红山,云雾中愈加庄重端严,我知道,神在红山,这里,是神的殿堂。

附件

【字体: 】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